您的位置首页  农业科技  生物科技

估值仅4.5亿却叫价7.4亿 卡友支付溢价六成"卖身"遭泼冷水

  每经记者 冷 辉 每经编辑 姚祥云

  6月24日,在达华智能(002512,SZ)对深交所2018年年报问询函“姗姗来迟”的回复公告、核查意见中,部分信息透露了卡友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友支付)目前的估值情况。

  根据最新的评估,截至2018年末,卡友支付股东全部权益估值为4.51亿元。而之前,达华智能与南京铭朋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铭朋)关于卡友支付股权的转让价格是7.38亿元,这一价格相比评估值溢价高达64%。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卡友支付在过去一两年中已多次遭到监管部门处罚,如,2018年7月被责令退出25个省市银行卡收单业务。另外,公司盈利状况不佳,近两年连续亏损,每年均亏损超4700万元。那么,如今这笔溢价超六成的股权交易还能继续吗?

  估值4.51亿元

  2019年2月,达华智能披露出售卡友支付股权的仲裁事项,涉及金额合计7.47亿元,导致公司持有卡友支付、金锐显、江苏峰业科技环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广东南方新媒体股份有限公司的股权被法院冻结;本期公司计提相关预计负债1126.31万元。

  对此,深交所询问达华智能关于此前卡友支付股权并购案的仲裁事项,以及卡友支付资产情况。

  达华智能在回复中提到,公司与南京铭朋关于卡友股权的转让价格是7.38亿元,此交易价格是基于市场对第三方支付公司的估值,但是由于央行的处罚,卡友支付部分省份业务受限,但卡友支付的牌照仍为全国范围。对公司原2015~2017年收购卡友支付的100%股权,公司聘请了上海仟一资产评估有限公司对卡友支付2018年12月31日的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进行评估,并于2019年4月5日出具了沪仟一评报字(2019)第Z093号评估报告,评估结论为,按市场法估值,卡友支付股东全部权益估值为4.51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达华智能称“卡友支付的牌照仍为全国范围”,这可能有些“名不副实”。

  2018年7月,卡友支付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法律制度规定,被央行给予警告,并被合计罚没2582.5万元。卡友支付还被要求一年内有序退出严重违规区域,这也意味着卡友支付痛失25个省市的银行卡收单业务。

  实际上,央行核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包含多种业务类型,如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预付卡发行与受理、银行卡收单等。从卡友支付目前的情况以及央行官网最新的支付机构信息公示来看,卡友支付的业务类型仅为银行卡收单(天津、山东(含青岛)、四川、北京、云南、青海、深圳),业务范围涵盖区域缩减明显。

  公司盈利未见改善

  启信宝显示,卡友支付成立于2003年1月,注册地位于上海。达华智能于2015~2016年从卡友支付原股东处购买30%股权;于2017年收购卡友支付剩余的70%股权,金额为1.99亿元,因尚未通过中国人民银行的批准,也未办理工商变更。

  根据达华智能2018年年度报告,卡友支付2018年末资产合计为4.69亿元,2018年初时为4.95亿元;2018年末负债合计为4.65亿元,2018年初时为4.43亿元;2018年末,卡友支付所有者权益合计445万元,比2018年初时的5212万元大幅缩水超90%。

  从经营情况来看,也不甚乐观。2016年,卡友支付净利润为1.06亿元。第二年,卡友支付便由盈转亏。2017年,其营业收入为5.99亿元,净利润为-4722万元。2018年,卡友支付营业收入为27.33亿元,净利润为-4766万元。

  可以看出,卡友支付虽然在2018年营业收入大增,是2017年的四倍多,但盈利状况并未有所改善,2017年、2018年连续两年亏损均超过4700万元。

  股权交易对手“反悔”

  2018年3月11日,达华智能董事会审议通过相关议案,将持有的卡友支付股权转让给南京铭朋,卡友支付100%股权作价人民币7.38亿元,此后公司收到南京铭朋支付的股权转让款3.46亿元。

  不过,目前这一股权交易的对手方已经“反悔”。

  南京铭朋就上述事项向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南京铭朋请求裁决《股权购买协议》及其补充协议已经解除;请求裁决第一被申请人(达华智能)、第二被申请人(蔡小如,达华智能控股股东)连带向申请人返还已向其支付的股权转让款人民币3.46亿元,以及根据中国人民银行颁布的活期存款基准利率计算的利息(暂计至2018年11月30日应为人民币802531元);请求裁决第一被申请人、第二被申请人连带向申请人支付违约金人民币4.0065亿元。

  不过,达华智能则表示,2017年7月1日,卡友支付已实际由南京铭朋经营管理。2018年7月,卡友支付被央行责令退出贵州等2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银行卡收单业务。达华智能称,在南京铭朋实际经营管理期间,卡友支付遭受央行处罚,给卡友支付、公司以及全体股东造成了一定损失,公司将积极通过法律途径追究南京铭朋的法律责任。公司并将积极且尽快采取反诉措施,以维护股东、公司的合法权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达华智能,该公司相关人员表示,关于卡友支付股权转让一事目前处于仲裁当中,交易对手正在仲裁申请取消转让协议,未来卡友支付的股权价格等难以言定。

  支付牌照有价无市

  卡友支付连续亏损,或是行业里中小支付机构生存现状的一个缩影。南京铭朋申请仲裁撤销转让协议的背后,也或许反映出市场对于支付牌照不再狂热。走过了前几年的高速发展期,支付行业早已进入洗牌期,支付牌照的交易也愈发清淡。

  日前,深圳市七分钱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在官方微信号发布消息称,其获中国人民银行批复同意收购银信联(北京)支付有限公司100%股权,将拥有第三方支付牌照。证券日报报道称,该笔交易收购价格在“2500万元左右”。相比过往动辄上亿元的交易,这起收购的价格显得相对“便宜”。

  近年来,监管部门对于支付牌照有所收紧,针对支付机构的处罚也明显增多,支付牌照被注销的案例也不断增加。根据央行公布的最新数据,目前国内已获许可的支付机构共有238家,累计已有33家机构被注销支付牌照。

  但今年以来,支付牌照交易市场明显清淡,大多有价无市。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支付牌照业务类型分为多类,其中预付卡发行与受理这一类别并非新市场,现在来看已经没有太大价值了;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是支付牌照当中相对最有价值的,之前几年市场报价可能还有7~9亿元,今年大概只有3~5亿元了。这是根据整个行业的需求和布局情况决定的,不同的支付机构有不同的资源禀赋,经营情况也不一样,盈利不错、展业良好的支付机构报价会相对更高。

  从成交情况来看,黄大智表示,支付牌照的买卖成交巅峰时期是2015年到2017年,去年开始就比较冷清了。虽然也有一些交易案例,但交易价格相比巅峰时期差了很多。

  对于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黄大智认为,一是支付行业发展大环境的变化。支付行业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人口红利迅速发展起来的,现在这种互联网人口增长红利已经不复存在。二是行业监管环境的变化。支付行业发展之初,监管环境比较宽松。随着对互金行业的整治,支付机构也面临着强监管,市场对支付行业的预期也开始转变,不再盲目乐观。三是供求关系的变化。互联网巨头、线下实体巨头等需求方,已经慢慢打造完善了自身的支付体系,对于支付牌照有需求的企业少了。供给方面,尽管支付牌照的总数变化较小、甚至有所减少,但随着整个行业发展环境的变化,想要出售支付牌照的机构却开始多了。供需转换之下,支付牌照的价格、交易就在下降。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