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农业资讯  国际动态

专访寻人团团长李七月:人如其名,就像夏天的晴和雨

  在6月23日《等着我》节目播出了“一名确诊为腮腺癌晚期的少女刘琳琳,寻找亲生父母”的故事中,希望之门打开后刘琳琳的亲生父母跪在孩子的养母身边嚎啕大哭,李七月见此也忍不住也泪洒现场。

  本期央视网推出的融媒体节目《等着我在行动》,主持人文静邀请到了《等着我》寻人团团长李七月,讲述做为寻人团团长的难忘故事。

  面对现场冲击努力控制情绪

  李七月内心柔软又坚强

  李七月告诉文静,刘琳琳这期是自己主持《等着我》节目以来,哭得最伤心的一次。七月坦言,在现场感受的情感冲击和以往隔着荧屏大不相同。在现场控制情绪是很难的。

  刘琳琳身患重病,以为当年父母遗弃了自己,所以反应冷淡,可七月却知道了其中存在误会,看着女孩父母大哭,七月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作为寻人团团长,从一位普通观众走到台前,开始深入节目的制作过程,就不得不客观地控制情绪和节奏,因此在情绪释放的过程中,七月也在努力的控制自己。

  

  在谈起第一次参与《等着我》节目录制的时候,李七月记忆犹新,录制前七月告诉舒冬自己很坚强,并不是一个爱哭的人,但开录后,她遇到的求助人因为没有找到母亲,当场崩溃大哭,七月看着这样崩溃的求助人情绪也受到了感染,但还是控制着自己,扶起她轻声劝慰着。

  录制结束后,李七月久久不能自拔,在回家路上听着那首《后会无期》,想着节目中没找到母亲的求助人瘫坐哭泣的样子,李七月再也抑制不住奔涌而来的悲伤和泪水,哭了起来。

  李七月感慨,不是所有人都能在《等着我》找到亲人,但愿世上所有的分离都能后会有期。

  年少不看悲剧

  看懂已是成人时

  许多人对《等着我》的印象是讲述感人故事,听罢全场流泪。但收获眼泪并不是节目的目的,节目的核心理念是“温情记录中国人情感春秋”。相反,比起故事的曲折,挣扎中不忘温暖和爱,更加让人难以忘怀。

  李七月认为这就像在年轻的时候喜欢看喜剧,但是在某一个年龄段,能够读懂悲剧的时候,就说明你长大了。

  

  “忧伤才是最治愈的” 李七月这样说道,没有经历过忧伤的时候谈生活更像“为赋新词强说愁”,真的经历了忧伤,知道忧伤如何排解,人生的遗憾怎么面对,这个时候才是真的懂了生活,才能真的可以经受起考验。

  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传递温暖、收获爱

  担任寻人团团长过程中,对于七月来说最大的挑战不是主持人的发音、站姿、微笑等各种专业细节,而是真实。如何将自己的心与求助人贴近,在台上展露自己的真情,才是最困难的。

  文静感叹“我们不需要追求的那么完美,而我们追求的是所有的环节和努力都是为了传递温暖收获爱”。《等着我》带给李七月的不仅仅是职业上的积累和工作上的体验,更多是对于情感的领悟,与人共情的能力。

  文静称赞李七月就如同她的名字“七月”,细腻真诚又明朗热情的将自己放在了台上,没有掩饰自己的悲伤也不忘自己的责任。

  寻人团愿承受冬天

  只希望给寻人者带来春天

  七月认为,《等着我》是经历了坎坷离散的人们渴望重聚。

  寻人过程中越是走近他们的生活越能发现生活的不易。在时间的荡涤下,求助人与被寻人都在不断发生着变化,之前一个男生以为自己被亲生父母卖掉了,因此不愿回到家庭,还有的被寻人找到的时候过的不如意,也不想回家,诸如此类的突发情况很多,所以说重逢的春意前很可能暗藏着苦涩的冬天。

  

  面对这样的遗憾,文静不禁感叹“我希望所有的冬天都让我们承受,只希望给你们带来春天”。

  这是李七月最想找到的那个TA

  作为《等着我》寻人团的团长,李七月帮助很多人找到了他们心中最想找到的那个“TA”。对于李七月来说,她的心中,有没有一个最想找到的人呢?

  

  的确有一个人让李七月心心念念的牵挂,这个人便是她小学和初中的钢琴老师潘宝莲,哈尔滨师范大学钢琴教育专业毕业。

  七月在小的时候也喜欢东跑西颠的去玩,对于学习和考级都是能躲就躲,能逃就逃。正是因为潘老师的严格督促,七月才在乐于偷闲的年纪刻苦上进,逐渐拥有了欣赏音乐的能力,敢于接受挑战的勇气。但是李七月曾多方打听,却都没有找到这位老师。她希望自己也可以找到多年不见的老师。

  寻人信息发布

  《等着我在行动》的寻人信息全部来源于等着我融媒体平台,截至目前,平台已经发布有效寻人信息超过30万条。如果您有寻人的需求,欢迎登陆等着我融媒体平台,等着我,等着你,我们一直在行动。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